木木醬 作品

第一章 前世今生

    

一愣,這是……的姨娘。的姨娘,不似當年送走的時候那般形容枯槁,這時候的,風韻猶存。“姨娘,你是來接我的嗎?你在那邊,見到小瑾了嗎?他可還好,還那般撒嗎?”夏芷瑜的姨娘因為容貌的關係,很是過一段時間的寵,也爭氣,在寵的那幾年裡頭,添了一兒一,先開花後結果。本來的人生也算圓滿,但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順遂,不是有病就是有災,的弟弟,一母同胞的一向康健的弟弟,在十四歲的時候,死了,死於一場意外。當然,夏芷瑜...旁人焚香是祝禱,求父母、親眷安康,萬事順意,為夫君求前程,替子求姻緣,求子嗣,求功名……

多年之前的夏芷瑜或許清楚地知道求的是什麼,求姨娘無病無痛,長命百歲,為自己求一個傍的子嗣,男都好,想看著他/長大,教導他/才,看著他/嫁娶,經年過去,所求無一應驗,但燃香、誦經、冥想……已然了生活的一部分。

這一天,習慣地凈手,燃香,才將三炷香送香爐,正屈膝下跪,後已然傳來了一聲滴滴的‘姐姐’。

夏芷瑜自然是有姐妹的,的姐妹還不,有兩個極貴,因為們是從嫡母的肚子裡頭爬出來的,其餘兩個,和一樣,而為庶出,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,們的人生就皆掌握在了嫡母手中。

作為庶出,夏芷瑜聽從姨孃的教導,從懂事開始,就認清自己的份,不爭不搶,循規蹈矩,不求大富大貴地過一生,隻想過安穩日子,但的安分並未給帶來期盼的生活,終究還是為了一顆被人擺布的棋子。好像隻是轉眼之間,的一輩子就這麼過到了頭。

夏芷瑜緩緩地轉過了,著站在不遠的俏麗婦人,容貌姣好,又因為年華正好而添不,若不是家中突然遭逢巨變,本該在最好的年華裡頭嫁一個同樣年的俊俏夫君,而不是了侯府,給個糟老頭子做妾。

雖然月份尚淺,但因為侯爺寵,林秀琴走到哪裡都扶著那懷著侯爺老來子的貴肚子,此刻,看向夏芷瑜的目之中閃過一妒意,都說歲月催人老,特別是子的容,那是老天爺最蹉跎的,但夏芷瑜……簡直是老天爺的寵兒,都一把年紀了,看著卻比實際年紀小了很多很多,按照們的年紀來說,都能喊一聲娘了,可看著,活像的姐姐。

林秀琴的目下移,看向了夏芷瑜纖細的腰,之所以看著這樣年輕,是因為未曾生育子嗣嗎?

“有事?”說句不好聽的,夏芷瑜的年紀都能做林秀琴的娘了,所以盡管林秀琴能‘自然’地喚一聲姐姐,那一聲‘妹妹’卻有些難以出口。但知道,什麼做無事不登三寶殿。這香堂所之地算是府中最僻靜的地方了,若非刻意,是不會有人來這裡的。

“夫君憐我有孕,見天地吩咐廚房給妹妹我做湯水補子,剛開始的時候,妹妹還覺得好喝的,但日子一長,就膩味了。我就想啊,姐姐為侯府勞了那麼多年,還天天在佛祖跟前求咱們闔府安康平安,真是不能再辛苦了,該補補子纔是。”說完這話,林秀琴回過了頭,“來啊,還不快些,把湯給姐姐送過去。”

為表誠心多年茹素,夏芷瑜在看到湯的瞬間就有些反胃,輕輕地撇開了頭,想避開那子沖鼻的油膩氣味。正想說句客套話,多謝的好意,本來站在林秀琴邊的兩個婆子卻突然上前,一人一邊,扣住了夏芷瑜的手臂。

“你想做什麼?”夏芷瑜順勢掙紮了一下,未能掙,反而被更大的力氣製住。這兩個該是使婆子,力氣極大,掐的夏芷瑜手臂生疼,就想要斷了一般。不過幾個呼吸之間,夏芷瑜的額頭之上就滲出了點點汗珠,後背也一下子被冷汗打了。

“做什麼?”林秀琴微微側首,麵上一副純潔無害的模樣,扶著腰慢悠悠地朝著夏芷瑜的麵前走了兩步,站在了自覺安全的位置,“姐姐難道不覺得,你在侯夫人的位置上待得太久了一些嗎?你一個不會生養的婦人,憑什麼占著這個位置?都是姐姐你太不識相,妹妹才隻能出此下策。我有了孩子,得為孩子考慮,不能讓他做個庶子,你……太礙事了。”說到這裡,林秀琴的目突然冷冽了起來,“記得置乾凈了,銀子……不了你們的。”

夏芷瑜最後的記憶,是邊兩人貪婪的目和腹中猛烈的翻江倒海,劇痛之後,是一片黑暗。

本來嚥下的那口氣的,突然了出來,夏芷瑜有些貪婪地呼吸,每一口氣,都像是最後一口氣一般用力地吸,慢慢撥出。

“瑜兒,你醒了?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?”

聽到這個悉的聲音,夏芷瑜一愣,這是……的姨娘。的姨娘,不似當年送走的時候那般形容枯槁,這時候的,風韻猶存。

“姨娘,你是來接我的嗎?你在那邊,見到小瑾了嗎?他可還好,還那般撒嗎?”

夏芷瑜的姨娘因為容貌的關係,很是過一段時間的寵,也爭氣,在寵的那幾年裡頭,添了一兒一,先開花後結果。本來的人生也算圓滿,但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順遂,不是有病就是有災,的弟弟,一母同胞的一向康健的弟弟,在十四歲的時候,死了,死於一場意外。

當然,夏芷瑜一直不肯信那是一場意外,因為的小瑾那麼乖,曾說過要好好讀書,考狀元仕途,為和姨孃的依仗,這樣的他,又怎麼會從書院逃出來,隻為了騎馬耍樂呢?他一個文弱書生,怎麼會突然心來要學什麼騎馬呢?

想到弟弟因為早逝,連祖墳都不能進,隻能埋於荒郊野外,夏芷瑜眼中有了淚意,那是一生之中的夢魘,每每想起,都心如刀絞。

“瑜兒,你在說什麼胡話呢?是不是病糊塗了?什麼這邊那邊的,小瑾這個時辰那肯定是在書院裡的。不然姨娘再讓人去請大夫來給你看看?”

“大夫?”夏芷瑜才剛說了兩個字,已然覺得腹中一子劇痛襲來。以為會再次吐,但很快,知道錯了。

凈了手之後,臉慘白的夏芷瑜重新被攙扶回了榻之上,這一回,沒有躺下,腰後靠著姨娘給墊的枕頭,細細打量的親娘。雖然有些不可思議,但……不論是姨孃的手,還是的手,上頭都沒有薄繭。這不是的手,或者說,這不是多年之後的的手。肯信那是一場意外,因為的小瑾那麼乖,曾說過要好好讀書,考狀元仕途,為和姨孃的依仗,這樣的他,又怎麼會從書院逃出來,隻為了騎馬耍樂呢?他一個文弱書生,怎麼會突然心來要學什麼騎馬呢?想到弟弟因為早逝,連祖墳都不能進,隻能埋於荒郊野外,夏芷瑜眼中有了淚意,那是一生之中的夢魘,每每想起,都心如刀絞。“瑜兒,你在說什麼胡話呢?是不是病糊塗了?什麼這邊那邊的,小瑾這個時辰那肯定是在書院裡的。不然姨娘再讓人去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