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三千 作品

第1470章 安若爆發了

    

舒服,脾氣暴躁,加上車成俊的冷漠,她覺得車成俊就是跟她一路人,她在車成俊這裡能找到優越感,也就把這些話都說了出來。葉秋雪眼神鄙視:“車成俊,你除了長得好看,會醫術之外,你還有什麼?你跟陸家萬家走得近,不就是貪慕虛榮,圖他們的社會背景嗎?裝什麼裝。”聞言,車成俊笑了,是嘲諷,他看葉秋雪的眼神,真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樣。一口氣發泄完,葉秋雪心裡舒暢了,並對車成俊說:“看見冇,我就住前麵那棟彆墅,價值上億...帝京。

夜深了。

安若坐在沙發上,她再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夜涼如水。

李森上次回來之後,又冇有再回來過了。

她感覺地板都是冰的。

上次,她出車禍,就連公公婆婆看見了額頭的淤青都知道關心,可李森連個麵都冇見著,隻會打幾個電話,說一些不痛不癢關心的話。

“夫人,你要不先睡吧,先生今晚可能不回來了。”

保姆半夜起來,發現安若還坐在客廳沙發上,忍不住勸了句。

安若回神,苦笑一聲:“張姐,其實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等他,還是在跟自己過不去,每一次,我都在心裡跟自己打個賭,我賭他會回來,他如果回來了,那就冇事了,可每次,我都輸了。”

保姆張姐唉聲歎氣,她身為保姆,在這個家做了這麼久,難道還看不出什麼?

李森經常夜不歸宿,肯定是有問題的。

張姐說:“夫人,你長得這麼好看,又有高學曆,還有兩個孩子,你要什麼有什麼,你怕什麼啊。”

一語驚醒夢中人。

安若訥訥地說:“是啊,我怕什麼?”

她一點也不差。

這些年,她並冇有做全職太太,而是與蘇卿合夥開店,她的收入也不菲。

她是不年輕了,可她也不能活得太委屈了。

張姐也是個過來人,說:“夫人,好好愛自己,纔有人愛你。”

安若笑了笑:“張姐,你看我,活得h還不如你通透,倒讓你來開解我。”

“都是女人,夫人,你對我好,我記在心裡呢,我也盼著你好。”張姐為人實誠,話也樸實。

“張姐,明天早上我想吃瘦肉粥,可以嗎?”

“冇問題,明天一早,我給你做。”張姐笑道:“夫人,早點休息,女人最不能熬夜了。”

“謝謝張姐。”

安若想通了一些,她上樓休息。

這一夜,她雖然還是很難受,睡不太好,可也比之前好多了。

翌日。

安若打扮一番,換上高定衣服出門。

今天是週六,孩子們不上學。

安若開車去了一趟李家老宅,孩子們陪李家二老剛吃過飯。

劉雪芹看到安若來了,笑著招呼:“若若,今天氣色很不錯啊,吃早飯了冇有。”

“媽,我吃過了。”安若又對李逵華喊了一聲:“爸。”

“若若,你來的正好,你下週不是要過生了嗎,我跟你媽準備了一份禮物。”李逵華一直都把安若當成親女兒對待。

他讓劉雪芹上樓去拿禮物。

安若這纔想起,對啊,她下週就滿三十九了。

劉雪芹拿了禮物下來,安若的兩個孩子,也為她準備了禮物。

女兒李筱笑著說:“媽媽,這是我和哥哥準備的,祝媽媽青春永駐,永遠快快樂樂。”

快樂已經被安若丟失了。

她隻有在看到孩子們時纔會有快樂。

兒子李賢也說:“祝媽媽健健康康,每天開心,和爸爸白頭到老。”

白頭到老這四個字令安若心裡一酸。

她冇有在孩子們麵前表現出來。

安若感動的抱了抱孩子們,她在老宅待了一會兒就走了。

她是來帶李筱去看畫展的,至於兒子,劉雪芹要帶去學騎馬。

安若走的時候,劉雪芹走出來叫住她,拉著她到一邊說話。

“若若,你老實跟我說,你和小森是不是出問題了?有什麼委屈,你儘管說,彆悶著,我和你爸還冇老到動不了手的時候。”

“媽,你就彆操心我們了,我們冇事,你和爸保重身體。”安若笑著說:“我帶筱筱去畫展了。”

安若感受得到,李家二老是真心待她。

她更不能讓二老操心了。

安若開車去畫展,李筱平日裡喜歡畫畫,這次畫展上有她偶像的作品,這才囔著要來。

“筱筱,你自己看,媽媽有點累,在那邊坐著休息一會兒。”

安若精神不是很好。

“好的媽媽,你在外麵等我吧,我一會兒就出來了。”

李筱說著就迫不及待的去裡麵看畫了。

安若在待客區休息,她拿出手機試著給李森打電話。

這次電話終於接了。

安若說:“今天週六,你回家嗎?”

“今天有事,就不回來了。”李森在電話裡說:“下週你生日,我這周把事情都處理了,騰兩天時間陪你過生日。”

他還記得自己要過生了。

安若深吸一口氣,認真而嚴肅地說:“李森,不論你現在在哪裡,有多麼棘手的事,今晚回來一趟,我有事跟你說。”

“有什麼事不能等到下週我回來再說。”李森在電話那邊有些不耐煩:“我這裡忙,回頭再聊,你在家照顧好自己。”

不耐煩的語氣裡,卻又夾雜著關心。

這是他對她最後的敷衍嗎?

電話已經被李森掛了,安若心裡騰起一團怒火,她想要查李森的行程,也並不難。

隻是她從來不屑這樣做。

安若在心裡告訴自己,再等等,等下週他回來了,再把話說清楚。

安若喝了口水平緩心情,她正準備眯一會兒,忽然,畫展裡麵傳來爭吵聲。

安若睜開眼睛,聽到聲音不對,拿起包衝了進去。

畫展走廊裡,剛纔還在電話裡說忙正事的李森就站在那裡。

李筱情緒失控的撲打著李森:“爸,你對得起我媽嗎?你這個狐狸精,你這是小三,不要臉。”

李森身後站著一個女人,模樣嬌俏,年輕。

安若見著那個女人的第一眼,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熟悉感。

那女人,有幾分她年輕時候的樣子。

李森一邊護著身後的女人,一邊擋著李筱,訓斥道:“筱筱,你彆無理取鬨,大庭廣眾之下,看看你像什麼樣子。”

安若至今還記得當年女兒剛出生時,李森抱著女兒又親又笑的畫麵。

現在竟然為了一個小三,訓斥自己的女兒。

安若可以忍受李森對自己的冷漠,卻受不了李森讓女兒受委屈。

“李森。”

安若大喊了一聲,整個走廊裡頓時就安靜了。

李森看到安若,也很詫異:“若若,你怎麼在這?是你帶筱筱來這裡的?”

他是在責備她帶女兒來這裡了。

他以為,她是故意讓女兒看見他的醜事。

安若走過去,並冇有對李森發難,而是把女兒拉到身後:“筱筱,你先回車上去,聽話。”

這個時候的安若,完全是在強裝堅強,因為女兒在這,她必須堅強。

李筱也接受不了父親的出軌,哭著說:“媽媽,爸爸怎麼變了,爸爸是不是不愛我們了,不要我們了。”

女兒的哭聲,讓安若心如刀絞,李森也十分難受。

“筱筱,爸爸最愛你們,冇有不要你們……”

“那這個女人怎麼回事?”李筱指著李森身後的女人:“我都看見了,你們都親了。”

聞言,李森百口莫辯,安若險些站不住,她渾身都在發抖。

李森見勢不妙:“若若,你聽我解釋……”

“李森。”安若再也忍不住,一巴掌扇了過去,她將這段日子的委屈都灌注在這一巴掌裡。

安若渾身發抖,眼裡都是恨意與憤怒:“離婚。”

她終究還是冇有忍住,在眾目睽睽之下,爆發了。選妃似的生活,他纔沒空跟我聊天。”蘇卿一邊涮牛肉,一邊說:“我聽陸容淵說,萬揚想轉型當導演,去拍電影。”“他那是閒的慌。”樓縈吐槽:“不說他,說來就有氣,等生了這胎,我要好好接單乾活了。”這幾年的生活,太安逸了,她的棱角都快被磨平了。少了一份驚險刺激,樓縈總覺得心裡缺點什麼。白飛飛說:“還好,就當給自己放個假。”白飛飛如今很享受懷孕的生活,每天看看書,做做運動,感受孩子在肚子裡一點點長大,她充滿期...